安徽庐江“艳照门”事件舆情报告

2020-05-02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  【媒体评论】

  不雅照比陈冠希“艳照门”危害尤甚

  8月13日,《新京报》刊发评论《对不雅照,“人肉搜索”不能越界》称,如果网友只是出于好奇或监督进行了人肉搜索,最终选择将搜索结果进行保密,那么网友的行为就并不构成违法。或者网友只将结果提供给公安机关而不进行扩散,这也可以看作是公民在行使监督、举报的权利。但无论艳照的主人是普通人还是官员,这样将照片随意公布,都是侵犯隐私权。即便官员作为公众人物,隐私界限比普通民众要小很多,也不应接受这种示众的“制裁”。网友将其信息公布于众,这实际上就是在动用一种“私刑”,使照片主人及其无辜的家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将饱受社会舆论的指责。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:网络用户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此外,一些门户网站在传播该事件时,做法也存在很多不当之处。比如有的网站,把这组不雅照制作成的视频,在重要位置推荐。但在使用照片时,并没有在人物脸部打上马赛克,使得人们能够清晰地认出照片主人。不得不说,这在不经意中也对照片主人构成了侵权。

  从事舆情研究的专家祝华新认为,不管最终发现不雅照主角是不是领导干部,在微博客这个大众媒介上广泛传播,轻率地指名道姓,甚至有媒体不打马赛克就刊发原图,都是对当事人隐私及其亲属人格尊严的不尊重,乃至残忍践踏。考虑到未成年人微博用户众多,不雅照比陈冠希“艳照门”危害尤甚。互联网平台上,网民的权利与义务经常不对称,鼠标轻点就可能伤害到一个无辜者。虚拟空间的匿名发言,缺少了现实世界的自律和他律,容易剑走偏锋,网络暴力也能“血流遍地”。传播学研究表明,网上的“群体极化”倾向,是网下的两倍多。需要倡导法律意识和理性精神,守住个人表达权和他人权益、社会公德的边界,涵养国民心态。

  8月13日,《人民日报》官方微博发布微评论《不雅照背后的网络狂欢》指出,不加掩饰的转发、不加佐证的猜想,让“庐江不雅照”事件发酵为一场网络狂欢。纵是站在道德制高点,也无异于蹂躏他人隐私。分清个人表达自由与他人合法私权的边界,守住社会公德的底线,既是尊重别人,也是保护自己。否则,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“躺着中枪”的人。

  艳照门应该继续调查并给出说法

  8月14日,财讯网刊发评论《安徽艳照门不能双开了事》认为,“被艳照”的官员和热衷换妻的汪昱夫妇皆为受害者,通过网络传播艳照者以及无端造谣、诽谤者才应该是这场艳照门的罪魁祸首。事件发生之后,当地政府及警方迅速介入,及时替这名县委书记洗清冤屈。但除此之外,警方也应该同时对造谣诽谤者进行严肃处理。首先,其在网上散发大量艳照,涉嫌公开传播淫秽信息,应依法查处;再者,其信口开河地认定“艳照门”中的几名主角便是庐江县委书记等官员,无疑是恶意诽谤,触犯了刑律。尽管其称“无心说了像庐江县委书记,没想到导致严重的后果”,但也罪责难逃。另一方面,被“双开”的艳照门真正的主角其实也是该事件的受害者之一。当然,身为团委官员和中学教师,做出如此不道德,如此荒唐的行为理应受到所在单位的惩罚,并且他们还涉嫌聚众淫乱,不排除受到法律的追究。但抛去该夫妇的性观念以及爱情观、伦理观等等因素,这些本属于他们极度私密的照片被外人擅自在网上传播,无疑也触犯了本应该受到保护的个人隐私权。在当年轰动一时的“陈冠希艳照门”事件中,照片中的众多女星甚至陈冠希本人,也都是被侵犯隐私的受害者。不过,香港警方最终找到散播艳照的当事人并给予法律的严惩。因此,安徽艳照门事件不能仅仅以当事人双开了事,无论是对于恶意造谣者还是散播艳照的始作俑者,相关部门都应该继续调查并给出说法。

  庐江应对舆情的能力有待提高

  8月14日,人民网观点频道刊发评论《“艳照疑云”与“虎照猜想”》称,尽管有官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否认,尽管最初发帖者已为自己的错误“跪求王书记原谅”,尽管有人发图称艳照门主角另有其人,但许多人依然确信,“艳照门”中就有庐江县领导……对“艳照门”的观望,正从“我猜我猜我猜猜猜”的游戏,变成一种“你是你是你是是是”的指认。不说不行、越抹越黑,当“艳照疑云”引发“虎照猜想”,面对“老不信”的老百姓,官员究竟该怎样洗清自己身上的“有罪推定”?从“香艳日记”,到“视频裸聊”,再到“微博开房”,近些年来,一些官员的私德屡屡挑战着公众神经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有些官员“躺着也中枪”的遭遇虽然令人同情,但也并非全然匪夷所思。真正值得思考的是,碰到“习惯性质疑”时,如何改进那种效果不彰的“反射式否认”?就庐江“艳照门”而言,有关部门如果一开始不武断认定,而对事实的判断更加前置一些,后来结论的公信力恐怕就能高一些。而将视角拉得更远一些,各地官员都应看到,政府公信力是共享的,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如何维护“政府公信力同盟”,是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。

  依法处置是艳照门最好的应对